Moonlight to Twilight

From dusk to daw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后悔药多少钱?

都做了什么啊我...
也许是睡眠不足做的梦吧今天早点睡明天起来就不会记得了吧...






唉,如果是梦才好了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RPS翻译 J2]狗年月

存档的翻译,藏一下。

続きを読む »

圣地拜访

今天加班,搞到最后没啥事情做了,看看表才3点多呃
(某个欧巴桑每天都在我打包的时候跑过来捣乱这件事提了就火大干脆不说
于是坐出租车去了向往很久的市立图书馆
(其实也是因为平常的轻轨车站修路完全不知道该去那里坐车)


果然大图书馆就是好
有九层楼(虽说能看的社会科学自然科学文学语言部加起来也就那么三四层吧...)
楼梯曲曲折折地很有味道,下次带相机去
存书都放在很高的铁架子上,有点Michigan library的感觉,当然,采光和阅读区是要好得多
不过服务chicago整个downtown的图书馆,怎么5点就人了呢


话归正题,来这里是因为听说中文书很多
事实证明真的不少(和UM的Asian Library数量是不能比,可是通俗文学多)
好像还是经年累月积累下来的,从字很小的黄纸到晋江出的穿越言情都有(为啥是穿越文...)
口味还偏文青,翻译的小说很多
居然还看到了萧乾老先生的译版尤利西斯...我还以为都绝迹了呢Orz


总之,站在那里心潮澎湃的挑来挑去,突然不知怎么眼泪就出来了
擦也来不及擦,听见脚步声过来快低头假装在包里翻东西
不过感觉到那一刻我自己心里也囧了那一百回阿一百回
世界上能站在一堆小说前面抹眼泪的人也就此一个了吧...


不过鉴于自己隔三差五的会爆这种综合性眼泪
看到小说大概只是导因里很少很少的一部分吧
最近工作生活事情都过于的不如人意,果然本命年+星座运势倒数#1并不是一个好组合...


P.S.借了莉莉周来看,很开心。

All we are

昨天早晨化妆的时候听见了这个
http://abcnews.go.com/GMA/story?id=5666574&page=1

一个美国的小姑娘因为有neurofibromatosis(神经纤维瘤?)转移到了脑部,所以要做手术。
但这样做她就会永久性的失聪。
所以这个新闻讲的就是她在失去听力之前的30天里做的事情。

她去听了最喜欢的歌手的live(而且还就是Matt Nathanson的all we are...这催泪的歌啊
去后台看见了真人眼泪马上就下来了
因为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能听见他的歌声。

最后放了一段如今的采访,她用已经开始变形的声音很淡定地说,我还是我,只是我如今多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虽然极其不厚道,其实我想用这个写同人文哎

[RPS古风J家双塔同人坑自留的] 将军传

For Chi

不懂题目请勿入

続きを読む »

夜空ノムコウ

昨天中午吃完饭躺在床上看CSI,心里还想着,刚吃完东西就睡的话不会做噩梦吧。

结果噩梦是没有做,反而使让人撒比西的梦发生了一刚。

梦见了有五年(六年?)没有见到的W,
不知道是在公司还是在大学里面,在楼梯间里爬着一层又一层怎么也走不到尽头。
记得是拉着手,手里粘糊糊像是洒了果汁还是防晒油一样,可是也没有放开的意思,这让我很高兴。
还记得急切地要得到真实的触感,想要十指紧握才能确定什么一样,可就无法把自己的意图传达出去。
快走到该去的地方的上一层(游泳池?似乎有人从里面出来),说着“不管发生什么都会在你身边一起度过的”这类的话,告白了。
他有在认真地思考,然后还没有回答。

然后就来了个鬼电话把我吵醒了。
是说我当时真的有把电话摔到墙上的心啊啊啊

可是总算比现实要好了吧,至少说出来了,自己的心意。
就算没有得到回应,也比当初那揶揶藏藏自讨苦吃的一厢情愿要好。

醒来之后头疼得要死,不知是老毛病发了还是梦在折磨我。

然后又把Freud爷爷的Analysis of Dream翻出来看了,
可是能解释什么呢?反正书里头不会说什么好事将近之类的吉祥话。

今日的再一次思想觉悟

T同学说的大概没错,我就是个青春期还没到的小毛孩子。
不明白珍惜,也不明白表达,这就是表现吧。

可是胸口闷闷地难受,又是为什么。

我现在,看不得别人的幸福。

回不来的昨日

想起来那个在路上捡宝石的故事
因为今天突然发现自己为了一块宝石苦恼闷骚的时候,其实本来可以捡起来另一块宝石的。

但王子就是那样的人,让人十二分的精力也不够用,像洞一样的说着want want want。
某人也未必就是我的口味,也许到了最后会发现两个人完全没有共同点。
对他说“如果我更矫情的话,那我会说这是写在星星上的命运”
还好自己不是。

不过,不是很微妙么?
事情原来是有很多可能的,只是我们自己当时看不到。
只是因为我们的选择而走出了不同的结果。
或者,也许像O. Henry那篇短篇里头一样,只是条条大路通向同样的目的地?

总之,我可没有上演一场西雅图不眠夜或者是日出之前的本事。
就感叹一下吧。

Orz

很明显的,我是不明白事情状况流行语所谓的KY。
明明知道不可能是什么别的状况
可是还是有强烈的把脑袋向某个坚硬平面撞下去的欲望(except that it's late and everyone is asleep and i cannot wake them up because i'm desperate and unsatisfied and could REALLY use a good one)
苍天啊,大地啊,请别拿我来开玩笑了。

Luxury is a not a brand, it's a mindset

终于败了有生以来第一个burberry。
虽然是雨伞
虽然还没寄到
现在还是觉得是在浪费钱,但是怎么说,就当这是成长的毕竟过程好了。

But burberry nontheless!
棕格子我来啦

HOME →次ペー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