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Moonlight to Twilight

From dusk to dawn.

灯红酒绿又一城

现在搬来的这个城市,
白天有着灰尘铁锈汗水等等不洁的气味。
西装革履的职员和衣衫褴褛的自由业者,快步走着谁都不看着谁。唯一慢慢行走驻足观望的人,那是穿着拖鞋带着墨镜的旅游者。
不断的有警车救护车消防车的警笛从远到近又从近到远,连四周不见天日的办公楼里也听得清楚。家破人亡流血亡命之类的事情,在别人的印象里不过是那几声习以为常的尖啸。


晚上的城市灯火明目张胆地耀着。
然而路上的人步伐更加匆忙。
若是走得慢了误入了阴暗的巷子,
说不定没有灯火的地方就隐藏着和美丽无关的景象。


坐在摇摇晃晃的电车上看钢筋混凝土丛林慢慢的接近,
又看着头顶上的霓虹灯慢慢的变成远处的一点颜色。
开过了破败的贫民区又是平安的郊区小镇。
每日依旧。


我想我终究会习惯这个地方。
但是喜欢却是很难。
这个地方太多来来往往的噪音,让我听不见自己的心跳。

伤别离


昨天晚上给爷爷奶奶打电话问候中秋快乐
问起来现在如何,回答说还有两周就去chicago了
母上大人在旁边插嘴:是一周。


心理准备已经作了好几个月,
但突然就因为只剩下这样短暂的时间伤感起来。
虽然从小就飘飘荡荡,但一直和他们在一起二十多年,
而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小城镇,转眼也住了七年了。


预感里隐隐约约的觉得,以后的一阵子里,都不会是这样日日如旧了。
虽然说什么年轻的时候就要闯荡四方做出一番事业来,
但是自己骨子里面那股欧巴桑主妇气息是向着这种人烟稀少平淡无奇的小地方的。


父母的不舍,自己的恐惧和不安,别人眼里的慕,
莫名的就背负起了奇怪的压力。
肩膀上那能够支撑自己的力量
我却还没找到。

一期一会


前两天去剪了一大把头发。
感觉头上的重量都变轻了。


等上班的时候应该能长成我喜欢的长度。
该照顾的是我,而不是我的头发,
大概我还是不能让自己过分的软弱。


剪掉的那部分,是几年前长出来的呢?
无意中在做着抹杀过去见不得人的历史的事情。
等到几年之后,也会一边想着当初真丢脸一边去忘记吧?


像是Honey&Clover里面说的
好不容易从名为青春热血纯情冲动这样的外套中逃出来
又发现眼前出现了和几年前自己一样穿着丢脸的外套的人。


对于仍穿着不成熟的外衣的自己,
觉得苦恼和不耐烦。
而对于就要蜕变为的世故的大人,
又感到悲哀。


続きを読む »

Over easy, with ketchup


因为给教授搬了几十斤的书到家里去
第二天胳膊酸痛。
用BL小说流的说法,就是像被车轧过了一样的疼。


果然是好久没做过体力工作了...
(你那个体力活动从来也不用锻炼胳膊的吧= =)


突然就冷起来了,
非常符合Michigan的季节转换方式。
不过今年满山遍野的白玉树,还有机会看到吗?

昨天收获

购物这件事是不是有乐趣的我不清楚,不过花钱却明明白白的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昨天的收获:



  • The Limited 淡灰色西装一套 

  •  Forever 21 上班用的毛衣两件 (是说,Forever 21和工作居然能出现在同个句子里真不可思议)

  • Macy's 清仓的loli系白棉布连衣裙一件

  • Express 内外两穿的灰色tank top一件

  • Nine West 罕见的不磨脚的色高跟鞋一双

  • Makeup For Ever的隔离霜一瓶(买了才想起植村秀的隔离也想要的阿OTL)

  • 二手衣店的软绵绵暖和和治愈系粉色毛衣一件(在二手衣店购物是无上的快乐v)


还有一条Express的西装裤,买完之后发现Limited的西装打六折又减一百元,耍无赖退掉了8


最后总价:$208


如果是Master Card的广告,现在我该说什么是无价的?


 

忍是忍者的忍

是说LN真的要怒了。

ZF要河蟹社会也就算了,
人家好好的就HC下儿子们You达也要河蟹
是做妈惹到你了还是做腐女惹到你了...

XQ那边的备份list每天都在加
看得真心寒。
也不知道明天或者后天那里还开不开得。

世上的有些事情真的不能以常理来揣测。
虽然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但每次还是会被shock到。

5升汽油

我的人生只值五升汽油的价钱(而且还是无铅普通版的OTL)
$15.50

啊,真不想回忆起以前做的丢脸的事情(抱头)
然而这题目是说越便宜越好...
所以这就够多了吧OTL


翻译没有。
坏事是无国境的。

続きを読む »

仲夏夜已过


中午的时候窗户外头那棵树上突然传出来蝉的叫声
锯木头一样嘶啦嘶啦的比平时都刺耳。
再想起来的时候侧耳听已经没有声音了。

然后晚上就下起了冷飕飕的小雨。
难道夏天就要这么过去秋天就这么来了?
一想到两周秋天之后又是没完没了的冬天,心情就有点郁闷。

(和妈妈说起的时候她说人家不是说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晚么
我说这话在Michigan说不是狗P么...冬天来了春天还要等半年咧



话说起来今年没有看到青绿的蜂鸟呢...
往年金银花开得盛的时候不是都会来串门的么?
今年怎么样了呢...

人品哪就是那啥。

在被判定为日本人韩国人不会讲中文的香蕉人之后,
LN又被认定成印第安人了。

我说您那是哪只眼睛看出来的丫...

虽说异国风情也算是变相的赞美
但是这赞美渐渐变得不好笑了。

可恶的双刃剑


因为整个夏天都在家里好吃懒做连备考都是在床上,
发现胸变大了。

但是小肚子也变大了。OTL

请问谁知道不减胸的减肥方式?

前ページ← HOME →次ペー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