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Moonlight to Twilight

From dusk to dawn.

All we are

昨天早晨化妆的时候听见了这个
http://abcnews.go.com/GMA/story?id=5666574&page=1

一个美国的小姑娘因为有neurofibromatosis(神经纤维瘤?)转移到了脑部,所以要做手术。
但这样做她就会永久性的失聪。
所以这个新闻讲的就是她在失去听力之前的30天里做的事情。

她去听了最喜欢的歌手的live(而且还就是Matt Nathanson的all we are...这催泪的歌啊
去后台看见了真人眼泪马上就下来了
因为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能听见他的歌声。

最后放了一段如今的采访,她用已经开始变形的声音很淡定地说,我还是我,只是我如今多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虽然极其不厚道,其实我想用这个写同人文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RPS古风J家双塔同人坑自留的] 将军传

For Chi

不懂题目请勿入

続きを読む »

夜空ノムコウ

昨天中午吃完饭躺在床上看CSI,心里还想着,刚吃完东西就睡的话不会做噩梦吧。

结果噩梦是没有做,反而使让人撒比西的梦发生了一刚。

梦见了有五年(六年?)没有见到的W,
不知道是在公司还是在大学里面,在楼梯间里爬着一层又一层怎么也走不到尽头。
记得是拉着手,手里粘糊糊像是洒了果汁还是防晒油一样,可是也没有放开的意思,这让我很高兴。
还记得急切地要得到真实的触感,想要十指紧握才能确定什么一样,可就无法把自己的意图传达出去。
快走到该去的地方的上一层(游泳池?似乎有人从里面出来),说着“不管发生什么都会在你身边一起度过的”这类的话,告白了。
他有在认真地思考,然后还没有回答。

然后就来了个鬼电话把我吵醒了。
是说我当时真的有把电话摔到墙上的心啊啊啊

可是总算比现实要好了吧,至少说出来了,自己的心意。
就算没有得到回应,也比当初那揶揶藏藏自讨苦吃的一厢情愿要好。

醒来之后头疼得要死,不知是老毛病发了还是梦在折磨我。

然后又把Freud爷爷的Analysis of Dream翻出来看了,
可是能解释什么呢?反正书里头不会说什么好事将近之类的吉祥话。

今日的再一次思想觉悟

T同学说的大概没错,我就是个青春期还没到的小毛孩子。
不明白珍惜,也不明白表达,这就是表现吧。

可是胸口闷闷地难受,又是为什么。

我现在,看不得别人的幸福。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