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light to Twilight

From dusk to daw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RPS古风J家双塔同人坑自留的] 将军传

For Chi

不懂题目请勿入

前朝前代有位将军。何年何月,已不可考,杜撰还是野史,也无证据所究。


见过这位将军的人都说他生得一张剑眉星目冠玉面容,马上地下皆是鹤立鸡群的堂堂人才。有幸入得将军府的人记得的,却是将军劝酒时毫无顾忌的抚掌大笑,还有那双长常年持剑的双手做出的一桌好菜。便是多年后,京城里的红烧肘子还是打着“将军府私传秘方”的名号,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将军爱紫衣如命的习惯,是连皇上也知道的。将军少年时入军征战,青年时已然封侯手握四方重兵。大臣们每每私下谈论,将军做惯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总有一天要抬头看见天子的座位,瞧瞧,天子的紫衣都提前穿上了不是。风声刮到将军府了,他笑笑,埋头接着擦手上的剑;流言吹到皇上耳朵边,皇上索性就给将军开了特赦,笑着说:一衫紫衣换朕一个天下,朕做得是大赚的买卖。于是紫将军这名号便成了深闺中的小姐们说起来就会脸儿绯红的梦想,茶馆里的说书先生口中每每提及的传奇,战场上那一抹紫缨络飘扬之处,便是让敌军闻风丧胆的修罗场。


紫将军一年到头大半都在外出征,剩下的几个月倒也过得悠闲。每天清早上朝,下午有朋友来访就在凉亭里摆酒谈笑,坐得厌了一众人就背上弓箭飞驰出城去,夕阳落山时鞍子上拴几只野鸡野兔打马路中间大剌剌地回来,没多久烤肉的香气便飘得连墙外的人都流口水。


不过夜深人静百姓都睡下了的时候,紫将军便会左手提个酒坛子右手提个食盒,上了马悠悠奔着城外去。将军究竟去的是哪里,全京城恐怕只有他府里头的小书童才知晓。有次上端午的时候小书童灌多了黄酒,一拍桌子哼哼唧唧地说:城外三里地的枫林里头啊,有咱们家将军的老情人,不定是用了多么高强的手段才把将军栓得死死的,你看了没,上次茂王爷五十大寿大晚上的吃完喝完了还请了戏班子唱长生殿,一个时辰过去安史之乱才刚开个头,咱们家将军的脸色都快上身上那件袍子了。别人当他是黄汤灌多了胡言乱语,骂了两句嚼舌头的小杂种谁也没往心里去。


小书童说的虽然是醉话,但还是给他说中了五分。打定了盘根究底的主意之后,每晚将军骑马出门之后,就有个鬼鬼祟祟牵着匹小毛驴的影子跟出来。说起来也怪,白天明明通行无阻的枫林,晚上抬头看不见星星,低头三转四转就不见了前头的人。好几次都差点变成林中孤鬼之后终于想了个办法,在将军的马肚下面绑个沙袋用针扎个洞,自己就远远地循着沙的痕迹跟过去。


初见的时候小书童可是着实地吓了一跳,平日连吃饭的时候都不消停的将军,竟然如换了个人一般,安静地倚在石头边,嘴角上似是笑意又似是宠溺,在摇动的枝叶下明明暗暗地看不清楚。而他身边那个人,才不是什么娇媚如水的佳人,退开一步两步或是一百步来说,连丰姿柔美的少年都算不上。看得清的是一双浓眉大眼英气十足,若身着盔甲大约便是军中一名有为战将,一袭绿衣下的身材年纪都和将军相仿,想必也是一样出色的人物。


多年后已是子孙满堂的书童被小孩子们缠着要听紫将军的故事时,总是这样说着第一次见到的那个人是如此这般地如玉树临风般和紫将军相映生辉。可是他难以启齿的是其实那位绿衣男子当时正以极其不雅的坐姿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发出唔唔啊啊大约是在表达欣赏之意的声音。可是谁家的传奇故事里有个饿鬼一样的主人公呢,所以这一段自然而然地也就放入了高阁不再提起。


所谓偷窥的野趣,与其说是种癖好倒不如说是习惯成自然,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第十次到后来索性连数都不再数了。慢慢的小书童也了解了绿衣男子并不是山里头的饿痨鬼出来吓人而是天生就是那种上不了饭桌的模样,有时候吃得快了或是听了将军的什么趣话笑得身子都要伏在地上,又不小心给饭粒呛到了大咳起来,将军便见怪不怪地伸手去拍拍摸摸他的背脊,等他咳嗽完了再递上手上的酒坛子。


小书童也知道他们说的不外是一些琐事,比如府里新种的一庭锸头凤牡丹开得甚是好看,或是太一宰相醉了又扯着茂王爷数落他的豹皮束带。有风吹来枫树瑟瑟作响的时候,两人便不约而同地静下来也不知在里面听出了什么,而月明风淡的好日子里,绿衣男子就会和着膝头的古琴唱几首曲子,词辞生涩他也听不明白,但激昂的曲子听得热血沸腾,伤感的曲子又让他红了眼圈,听完了闭上眼睛还是余音不绝,心里面便认定这男人是极高明的,大概说书先生讲的那李延年再世也不过如此。每日就这么远远地听着绿衣男子的歌声望着将军随兴舞剑的身影,夏至过了渐渐的热起来,大暑过了又在虫鸣声里凉下去,眼看着秋天就要来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OK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