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Moonlight to Twilight

From dusk to dawn.

[RPS翻译 J2]狗年月

存档的翻译,藏一下。

【翻译】In Dog Years
作者:not_refined
配对: J2, Jared/Sandy过去时有
分级:PG
授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作者么...呃,总之别外传了就好
摘要:Sadie眼中的世界。
A/N:Um, Crack? 这就算是Crack吧... (T/N:哪里是crack了...)
T/N:第一次看觉得这文she, she, he, he, they, it的真头晕,而且还需要beta,(后来发现翻译出来的东西也急需要beta才没权力对别人指手画脚)不过故事细水长流,看完我被Sadie治愈了=v=


狗年月
--

她记得在他的床脚缩成团,他的床变成我们的床,然后变成他们的床。第一个晚上,他们躺在宽敞的床上,他用手臂包围住她。他低声说着,声音里充满她不能理解的声调。
她明白了其中的一个声音。在他一遍又一遍地说过之后。
“Sadie。”
他重复说着,直到她能确定那就是她自己,直到他赋予她的存在,直到他成为她的另外一半。
他很擅长这个。用声音创造事物。
床默默不语,它对于后来讲叙的秘密在当时还守口如瓶。床不能像她那样精确地感觉事物。她在改变发生之前就感到了它的存在。她蹭到床底给他暖脚,给另外一个让开地方。

--

男孩和一条和她的名字不一样的狗 – Harley,她的,另外那部分 – 成了整个世界。虽然她不擅长四处奔波,总是在笼子里颤抖着对外面的声音哭叫,但男孩从来没离开她太久。他总是再次出现让她洗自己的脸,舔掉他们分开的时间里沾上的灰尘。时间忽快忽慢,她最后索性不再去记住。
停脚的地方也时冷时热。有一阵子,他们住在一个闷热的地方,在那里男孩显得不高兴,而他有一个女孩。这个女孩总是带食物过来,逗得男孩发笑。卧室的房门在女孩过来时会关上,Sadie睡在门外。门和她两望无语。
男孩是开心的。他和她玩得时间变多了,但从来不让她和女孩一起进去卧室。
女孩还不错,但卧室是Sadie的地盘。她开始讨厌女孩。又多了一条母狗(这里的bitch指母狗不过也是双关语…吧)。在女孩过来摸她的时候她把鼻子转向另外一边,对Harley投去失望的目光,因为Harley总是心甘情愿地躺下来给女孩抓肚皮。她从来不为女孩躺下来。一间卧室容不得两条母狗。不用床告诉她Sadie也知道。

--

寒冷的地方赢了,女孩变得不开心。Sadie对寒冷的地方没有意见。她喜欢白白的冷冷的雪块,男孩经常带她去长长的探险。寒冷的地方闻起来很陌生,但是她能把它变得不陌生。男孩出去了无数次,每次都是一个人脏兮兮地回来。没有女孩。
Sadie给他洗脸,在他的床上睡着。Harley睡在地上,哭丧着脸想要爬上来。她爬到一边让出空间,让Harley躺在她睡过的暖和地盘。他转个圈,在她和男孩的床上做出自己的床,满意地叹了口气。寒冷的地方挺好的。她的皮毛没有不舒服,她从男孩的脸上舔掉盐味。他在因为女孩而伤心。
就连女孩来看他的时候,他仍然为她伤心。

--

男孩出去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然后甩着身上的水回家来。他带了另一个男孩回来。Harley朝着新男孩猛扑上去,像个不要脸的小狗崽一样,Sadie站在远处。新男孩过来摸她的时候她转开脸。
他说了几次她的名字,摸了摸她的脸。
新男孩看着她的男孩笑起来。她的男孩也笑着跪下来,望着她的眼睛。他发出的声音,她稍微懂一点,她知道他说的“出去”和“晚饭”还有“朋友”。
剩下的,她不明白。但是她看着他的肩膀碰触着新男孩的模样就知道,床还有一个没有告诉她的秘密。
她靠在新男孩身边,准许他的爱抚。至少他不是条母狗。

--

慢慢的,它们变得常常去一个所有人都想和它们玩的地方,那里有好多种的声音,好多的新面孔要洗,好多新去处要闻闻做好标记。新的食物也都要尝试。男孩有时候会笑,但有时候她要等着他回来。他总是回来。有时候新男孩 – 他的男孩给他起的名字叫Jensen – 和她一起等,和Harley一起玩。她对他的热情敬谢不敏,大部分时间都爱理不理。
然后所有事都变了。
女孩再也不来了,而Jensen来了。什么地方都有他出现,有时候她的男孩还带它们去一个新的地方 – Jensen的家,闻起来应该是。所有的东西都充满了他的味道。
Jensen和她的男孩去卧室的时候,床终于告诉了她自己的秘密。声音大得很,但却是她不能理解的声调。它在她面前耀着自己的知识。
他们后来开了门,她可以随便进出。他们像Harley有时候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一样在床上摔跤。
Sadie不太明白为什么男孩觉得他需要向她隐藏这件事。她已经知道关于他的所有事了。比如怎么洗他的耳朵,怎么让他在伤心和咸呼呼的时候高兴地露出牙齿。
知道他和另外的男孩在床上摔跤这件事让她高兴。知道之后,她把尾巴甩来甩去的,让Jensen爱抚她。
她的尾巴在他的腿上嗒嗒作响,他笑了,轻拍着她的身侧。

--

突然间,房子里的大声响再也不是床告诉她的秘密。日日夜夜过去了,但一次次的大声响还是没有消失。那是她的男孩生气的声音。她仓惶地躲到了客厅,Harley也和她一样,看着她想理解到底在发生什么。她趴着,而Jensen大喊回去。
有个和她名字差不多,但音调稍微有点不同的声音。她没注意到不同之前差点就跳起来。
Sandy。他在说着。Sandy。
那是她的男孩给那个女孩起的名字。.
门关上之后,只剩下Sadie,Harley和她的男孩。他坐在地板上看着她,向她伸出手。
“我不是对你发火,”他说。
她每个字都明白。她靠近舔着他的手。她明白。
在那之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每一小块都充满了伤心和寂寞。床上Jensen的气味慢慢地消失了。
什么都没变。而一切都变了。
时间无意义地伸展延长,等待来寻找它的人。

--

现在全不一样了。空气闻起来不一样。食物吃起来不一样。男孩只起床带她去散步,而他们几乎哪里都不去了。他看她的表情也不一样了。Sadie呜呜哀叫起来,而他严厉地让她闭嘴。她想闻出Jensen的轨迹,去告诉他自己知道他藏在那里,但她的男孩不高兴了。他把她拽回家,锁上门。自己一个人出门,回来时因为她在沙发上抓出的地图而生气。
她知道怎么找到Jensen而他不知道,但他不让她说出来。肯定是这样。要不然他们为什么会分开呢?
她小时候还不认识男孩的那会儿,她有时候会迷了路找不到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她有神奇的办法可以回到她最喜欢的它们身边。
如果这是个游戏,她可擅长游戏了。
她的男孩让她进了卧室,上了又是他一个人的床。他在她身边缩成一团,浑身颤抖。她紧靠着他,好让他暖和起来。
她想为他找到Jensen。他躲起来了,而她的男孩不再寻找了。这只是个游戏,但忘了这件事的她的男孩正在冷得发抖。

--

后来他们又去了人很多灯很亮的那个地方,她马上就闻到了Jensen,发现他一个人坐着。他看见她的时候露出了牙齿,但不是恶意的那种。她的男孩跟在她后面,叫着她的名字。Sadie。Sadie。她转过头看看他,又回头看看Jensen。.
她找到他了。瞧,多容易。
Jensen抚摸着她。“Sadie,”他轻轻地喊着她的名字。“嘿,好女孩。”熟悉的单词。他越过她看去,说了个大家都不经常说的稀有词。他说,“对不起。”
她的男孩突然抱住她。“Sadie。”他的话里没有爱意。“臭狗。”
她站得稳如磐石。她舔着Jensen的手心。
她的男孩看着Jensen – 看着其实是属于他的男孩 – 笑了出来。

--

就和气味渐渐消失那样,它又回来了。跟着每一次的心跳就多回来一点。就算Jensen不在的时候,她也能看见他。当她转头过去看的时候,他就消失了。她的男孩微笑着,带着她去走长长的散步。他也和她一起跑步。Harley狂喜得快要失心疯。她的男孩又变得无比愉快。
有时候,Jensen呆在一个能让她听到声音的地方。
她的男孩让她舔那个东西,但它的味道可不像Jensen。她舔它的时候,Jensen就对她说话。她向他哈哈喘气,传递着她的男孩和Harley的信息。
“这是个电话,”她的男孩说。她想说她还是不明白Jensen为什么或者是怎么住在这个东西里头的。但他还在。他把看护他们的家的职责交给她。
那是他的声音在说,“Sadie。”他也发出了另外一个声音,他说的次数越多她越明白那是在说她的男孩。
他一直重复着,“Jared。”
她的男孩,Jared。

--

有那么一天,Sadie发现Jensen不再出门了。他把东西丢在地板上 – 一块块的东西和一片片的纸 – 正好让她用鼻子顶来顶去做个新床。然后他假装生气了,但只是用他的手轻轻重重地敲着她的侧面,把他的脸埋在她的脖子里。
有时候她在他和Harley玩的时候参一爪。有时候她只是看着,脑袋歇在爪子上面,以防他们伤到了对方。有时候她的男孩出门去,Jensen会留下来。
她的男孩总是为Jensen而回来,然后他们又在一起了。她用后腿站起来跳着舞,想要告诉她的男孩,她为他找到了属于他的男孩,他应该好好认识到这一点。他的手在她的耳根边摩擦着,用一个拥抱让她静止下来。
寒冷的地方变暖和了,他们从以前住的地方搬去了更大的地方,有草坪给她跑来跑去的地方。
他们都到了这个更大的新地方住下之后,她的男孩和Jensen不只把秘密说给床听了。
Harley呆在青草和泥土上面,滚来滚去地欣喜着,快乐如痴。Sadie围着床跳来跳去笑话着它,而她的两个男孩用其它的房间来摔跤。它再也不知道她的男孩和他的男孩在做什么了,它赌气着沉默着。她才是他们秘密的守护者。

--

End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OK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管理人の承認後に表示されます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