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Moonlight to Twilight

From dusk to dawn.

懒是一种生活态度

堆在床头柜的书:
Lizard
The Boleyn Inheritance
A Year in Provence
Encore Provence
Marley and Me
A Scanner Darkly
The New Yorker (N期)

完成数量:0

是说The New Yorker每周四来也就算了,今天才周二我上礼拜那一本还没看30页呢就别给我送啦

不过说起来,TNY字密密麻麻广告基本没有,很文青也很合口味,说是读者(中国version)on ecstasy也不算错。通过TNY笔者们的世界,像Michael Cunningham说的Richard的世界,彩色更加艳丽白更加鲜明,自己也因为活在这样的世界,微妙地自我膨胀起来。再者来,里面那一股对自己和别人都不吝毒舌的气息如同清风一样,实在让人头脑清爽。

嗯,所以我还在苟盂残喘地,在变成没文化没知识只看图画书的下坡路上抗争着。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

做了如此美好的梦
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然后用手盖住让人无地自容的注视,长久地接吻。
脸上呼吸的热度嘴唇的湿度美好得...像梦一样。

我希望像H&C里说的一样,自己也出现在那个人的梦里做着同样的事情。
然而那定是不能的,大概他梦见被高尔夫球追杀的概率还比这高一点。
所以现实里依然是早晨morning call深夜缩在被子里胡扯,不清不白。

NND这和三流小说一样狗血的人生啊,
那我俗不可耐的happy ending在哪里?

我已经不像明白了


这两天有点精神恍惚。
被最近发生的事情刺激的。

続きを読む »

切肤之痛


一颗智齿把人折磨得死去活来。

闲事

最近乱七八糟的事情而已。


在超市里买番茄的时候,突然发现旁边的老奶奶用惊恐的眼神望过来。
顺着看过去,发现前两天搬文件导致的多重papercut,在手腕上结了好几道长长的疤
想解释说不是啦我这种对减价蔬菜东挑西挑的准主妇怎么可能是自虐狂
又觉得像是欲盖弥彰,只好闭嘴。
何必这样追根刨底呢?


报纸上说有个chicago的女人
在结婚典礼跳完第一支舞之后心脏病发作
被送到医院不治身亡。
不知道哪本书里写的这么一句(Mrs. Dalloway?):If i were to die now, I'd be the happiest.
只不过,被留下来的人该怎么办呢?


喉咙疼,牙齿疼。
因为智齿而引起的低烧和感染,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默默地忍受这件事,也并非没有受虐的快感。


圣战日还是一个人。
做了Shrimp Scampi和意大利粉对着电视吃了晚饭。
好吧的确是很阴暗。
而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喉咙清楚地告诉我酒是不能在感冒的时候乱喝的。
然而那天一边化妆一边听早晨新闻的时候
听见tv里说美国每年有一百万还是两百万的人自己给自己买情人节的礼物
所以我至少要比那几百万人要好,不是么?


一期一会,一日一生。

如月

是说建国同学演热血的小青年又傻又穷的苦孩子还有呜噜呜噜抹鼻涕的宅男真的很合适。
那招人恨的什么贵公子啊名侦探的以后还是别演了吧

有空了慢慢说。

Amrita

Amrita by よしもと ばなな

http://abyss.hubbe.net/gfx/covers/bks/lg/amrita-lg.jpg

其实很多日本的小说都让我不知道怎么评论才好
不过鉴于良好的习惯不能随便开例外,
还是说一下吧。

吉本芭那那的书里面,这本大概是最长的。
这本里面也能看见她平时的风格,
一家人坐在厨房里的气味谈话菜色构成的小世界,和Kitchen里面母亲撑起的世界多少有点相像。
不一样的是这本小说里有着许多许多个。
头撞在台阶上失掉了关于以前世界的记忆,而女主角走入了或近或远的别人的世界。

虽然美国翻译版的封底写着"这是一个关于悲伤和面对悲伤的故事"
不过我倒觉得这本书讲的是成长
作为一个入得尘世的人的成长
然而这些事情读者是否能够身同感受,那就不得而知了
对我自己来说,似乎并不需要她的淡然来稀释我本来就够微薄的生活。

嘛,总之应该是我不太能欣赏的好书。


正在看Truman Capote的In Cold Blood.
 

世界无奇不有

原来王子的朋友就是Miliyah
这世界真是小得莫名其妙。

是说...为啥他的朋友不能是Nari或者哪个idol来着
要签名也得自己有激情才行啊。

拥抱缺乏症

晚上被小枫枫同学问到夏天发生的事情,
不知道是凌晨脑袋当机还是嘴巴忘了拉链,
虽然从自己嘴里说出来还是如此的莫名其妙,可是第一次说给别人听了。


其实,上礼拜收到了打来的电话。
在下班的路上没有听到铃声,就有一个voice message的图标在显示屏的一角,触目惊心。
一直都没有打开,装作没这回事装作是自己眼花了电话坏了,掩耳盗铃的本事还是有的。


但是昨天晚上的话让我觉得大概听一听也可以。
毕竟不只是害怕尴尬而逃避么?
毕竟不是很平静地讲出来了么?


可我听过了极度有吃后悔药的冲动。
声音勾起来的回忆恍如前世其实只是几个月之前,做在火车的座位上突然像每天早晨一样,一瞬间头晕得厉害突然就不知身在何处。
自己也清楚,其实只是太缺乏皮肤上的接触而萎缩干枯了而已,并不是特别的需要着这个人
嘴上总说习惯啦习惯啦我可是心理调整极度良好的干物女我才不知道萨比西为何物
可是哪能这样揪心的寂寞这样揪心的难过...


听完message在车上打瞌睡
又出现了好久没再做过的梦境:
独自做着工作,一眼看去没有尽头却分秒必争,眼看着自己越来越跟不上速度
梦里头和惊醒来都四顾惶惶然。

皇帝不急太监急

是说这两天折腾得正事反而忘了,
今天打开gmail发现一堆facebook的留言才想起来也该自己纪念一下才是。


2月1日过生日了。
20代的日子又缩短了一年而30代的阴影也接近了一年。


对于生日这种事情我并没什么执著
毕竟每一天都在变老,生日只是特地拉了一天出来提醒自己岁月不饶人而已。


可是觉得到,这个年龄的人应该做到了什么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感觉得到的。
母上大人在不停的旁敲侧击循循善诱听得想拍桌子大骂靠靠靠你当自己的女儿依旧是弱智儿童么
然而最后也就是笑笑说对对对您说的都对。


我从来没怀疑过自己生存的意愿
但也从来没有考虑要明确的目指什么什么昂首挺胸前进
可能这就是所谓废柴的生活状态?


嘛,借用takumi的口头禅,一日一生罢。

前ページ← HOME →次ページ